在加州這樣傳統上左傾的州,科技界近年來的政治轉向頗耐人尋味
  孫卓 宋冰
  “美國中期選舉已經進入到最可怕的一個時刻,因為候選人到了衝刺關頭往往會把壓力轉嫁給選民,所以你會時常聽到幾乎非常露骨的像是‘出多少錢都是貢獻’,‘如果沒錢,那就出去戳我對手的腦門’這類的言論。”美國共和黨全國委員會的一位工作人員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說。
  根據美國“政治響應中心”(CRP)最新發佈的一份報告,今年的美國國會中期選舉預計將耗費近40億美元,這也將成為美國國會有史以來最昂貴的中期選舉。
  “到最後的兩個星期,其實也到了兩黨在錢上最較勁的時候,所以這個時候你會聽到民主黨方面說:‘我們雖然沒錢,但我們有奧巴馬總統的支持’這樣的言辭,但最後關頭錢影響還沒做決定的選民的作用仍然是非常重要,甚至是決定性的。”上述人士還說。
  美國“政治響應中心”(CRP)的報告還指出,在40億美元的花費中,候選人和政黨的支出在27億美元左右,特殊利益集團和外界組織的支出大約為9億美元,另外的3億美元用於傳統的政治活動管理。
  同往屆相比,上次的2010年中期選舉耗費為36億美元,2012年的中期選舉耗費大約也為36億美元。
  共和黨“大戶”資助同僚
  在很多民主黨候選人一直因競選資金捉襟見肘而四處奔走的時候,眾議院共和黨的“籌款三巨頭”卻在自己籌得相當可觀的款項同時還把籌到的資金分給其他共和黨候選人。
  第一巨頭是眾議院議長博納(JohnBoehner)。到上個月月底,博納已經為自己的“議長連任委員會”籌得570萬美元,他支持的“自由計劃領導超級委員會”也籌得18萬美元,他還在上個季度中為自己連任俄亥俄州聯邦眾議員的競選籌得100萬美元。作為眾議院的共和黨靈魂人物,博納拿出5.4萬美元幫助24名其他共和黨議員的競選。博納辦公室的一位助手告訴本報記者,預計在2014年,博納籌得的政治捐款總數可能會達到1億美元左右。
  除博納之外,眾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卡錫(KevinMcCarthy)以及共和黨黨鞭(紀律主管)斯卡利斯(SteveScalise)議員也都通過自己的連任委員會向其他共和黨候選人捐款。
  從2010年開始,同普通的政治行動委員會(PAC)相比,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SuperPAC)可以在選舉前的競選活動中大出風頭的原因就是它可以無限制地接受捐款,也可以無限制地花錢。作為共和黨的核心組織,共和黨全國委員會一直在地方大筆投資號召選民“走出去投票”,上星期還表示將為共和黨參議院委員會捐款400萬美元支持他們奪回參議院的控制權。
  “大家已經聞到勝利的味道。”共和黨參議院委員會的一位工作人員說。
  由被稱為“小布什總統”大腦的共和黨政客卡爾·羅夫(KarlRove)創建的超級政治組織“美國的十字路口”(AmericanCrossroad)9月當月的籌款達到1100萬美元,而過去5個月中,該組織將2600萬美元用於競選廣告投入。
  同籌款一起水漲船高的還有廣告費用的增加。競選進入白熱化,無論選民是否願意,電視和廣播都充斥著候選人的競選廣告,在家中幾乎每天都會接到競選人辦公室打來的拉票廣告電話,信箱中也塞滿各種競選和拉票宣傳物。政治響應中心預計,在最後兩個星期的時間里,每天將有1940萬美元被用於這些宣傳支出。
  目前在地方做廣告的費用同幾個月前相比已經翻倍。根據民主黨一家媒體收費記錄網站的統計,美國全國各地的競選廣告收費都比之前高了很多。以科羅拉多州為例,目前科羅拉多州廣告市場的價格已經比6月份翻了3倍,在北卡州,這個月的廣告價格已經比上個月增加了50%,而在競爭非常激烈的比如新罕布什爾州,廣告費用比6月份增加了6倍多。
  硅谷重金投註
  西岸的科技巨頭們正在致力於加強對東岸的政治輻射力。就在今年,谷歌公司的政治獻金超過了投資銀行高盛公司,這成為了硅谷正在華盛頓謀求更大影響力的一大例證。
  根據《金融時報》報道,谷歌公司的政治行動委員會“NetPAC”在今年提供的政治獻金數額達到了143萬美元,超過了高盛公司政治行動委員會今年的139萬美元。
  近年來,谷歌的政治參與度正在急劇上升。2006年,谷歌政治行動委員會當年的政治獻金僅為3.7萬美元;在2010年中期選舉期間,谷歌提供的政治獻金僅為高盛的1/3。
  谷歌積極姿態背後,是希望能在隱私、互聯網搜索壟斷等政策制定上擁有更多話語權。
  谷歌不是唯一一家開始熱衷對選舉下大本錢的硅谷公司。其他一些公司比如微軟、Facebook、英特爾和亞馬遜也已經升級了對政黨們的金融支持。
  根據《金融時報》的數據,微軟以178萬美元的獻金數額領先,Facebook和亞馬遜緊跟谷歌,分別提供了37.5萬和17.7萬美元。
  Twitter和Yelp在這幾年也新設了政治行動委員會,蘋果和Uber公司尚未設立政治行動委員會,但加大了對雇佣游說者的投資。
  根據美國政治響應中心的數據,2014年科技和互聯網業公司截至目前為中期選舉提供了225萬美元,比證券與投資業公司的政治獻金少了121萬美元。
  硅谷科技公司對政治游說也在慷慨解囊,希望能在華盛頓關於稅收、放寬技術移民門檻和嚴格監督情報機構等議題辯論上施加更多影響力。
  政治改弦
  谷歌公司稱,其公司內部的政治行動委員會由一批同時來自兩黨的高級管理人員組成。但是從過去幾年的數據看,科技公司們在兩黨之間的偏好出現了微妙調整。
  2010年,科技公司的政治行動委員會們將55%的政治獻金提供給了民主黨國會議員候選人,45%流向了共和黨。2014年,這個平衡被打破。硅谷獻金中48%流向了民主黨,52%去往了共和黨。
  在加州這樣傳統上左傾的州,科技界近年來的政治轉向頗耐人尋味。
  “許多科技公司的高管或許在許多社會議題上不會同意共和黨保守的立場,但是他們中的大多數還是會在商言商。”加州一名共和黨顧問里德·蓋倫(ReedGalen)稱。共和黨關於降低公司稅收、限制政府職能等方面的立場頗受許多硅谷科技巨頭的支持。
  這樣的傾向實際上在整個一代美國年輕人中都已經出現苗頭。傳統上更為左翼的年輕人會選擇民主黨派。2012年總統大選時,2/3的美國年輕人都投向了奧巴馬。但是這些年輕人的立場正在分化。《經濟學人》報道,根據一項最近的調查,美國年輕人在社會議題上偏左,但在經濟議題上偏向共和黨。
  也就是說,他們大多贊同同性婚姻和墮胎,同時贊同減稅、縮減福利和小政府。這解釋了為什麼加州的科技巨頭公司們最終還是在更為利益攸關的經濟立場上選擇共和黨。
  不過根據一家無黨派機構“陽光基金會”的調查,科技公司的雇員們依然傾向於民主黨。
  達拉斯小牛隊的老闆、美國億萬富翁和投資人庫班(MarkCuban)最近指出,如果共和黨希望在中期選舉和2016年的總統大選中勝利,那麼他的建議就是“共和黨要完全放棄談社會問題”。因為,這可以讓共和黨在經濟議題上發出一個強硬的信息。“如果你不談社會問題,那麼談話就會集中到經濟、商業和增加就業上,以及共和黨將如何完成這些任務。”庫班說。
  而庫班的結論也被當前的政治分析人士認可。大部分的分析認為,從當前候選人的選情及各種民意調查來看,同性戀婚姻以及反墮胎等社會問題已經不再是民意關註的焦點問題,如果共和黨一味仍然咬著這些議題不放很可能會失去民意支持而輸掉選舉。
  根據ABC廣播公司和CNN最新的民意調查,在選民關註的議題中,最受關註的5項議題包括經濟、環境、教育、移民和國家安全。
(原標題:最貴的中期選舉)
創作者介紹

pr56prbfl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