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 蔣肖斌《中國青年報》(2014年12月30日10版)
  編者按:2014年即將完美謝幕,2015年亦會如期而至。新舊交替之時,文化周刊特別推出專稿“2014年期末考”。回望這一年中的文化人和文化事,以便開啟一場新的風雨旅程。
  互聯網喊你開會
  11月19日至21日,召開了一次成功的大會、勝利的大會,首屆世界互聯網大會在浙江著名的古鎮烏鎮舉行。把互聯網和古鎮混搭,本身就頗具互聯網時代敢想敢做的風格。阿裡巴巴的馬雲、騰訊的馬化騰、小米的雷軍……互聯網界大佬齊聚,聊了什麼論了什麼,就不在此贅述。總之,在這個時代,互聯網喊你開會,誰敢不去,還都唯恐被別人爭了先。
  有人說,自從新媒體出世之後,其他媒體都老了。一時間,害怕落伍的紙媒紛紛試水新媒體,於是今年誕生了澎湃新聞網,還有了俠客島、團結湖參考、海運倉內參等微信公眾號。
  微信公眾號似乎是目前最容易上手的新媒體,然而一篇廣為流傳的微信文章拋出了一個殘酷的觀點:90%的紙媒做微信公眾號沒有意義!文章提出了3個原因:一是有多少紙媒讀者願意買你公號的單;二是紙媒總戀戀不捨自己的“身份”,90%的紙媒微信公眾號和紙媒本身的名字一樣,那讀者不禁要問:你紙媒做得好好的,幹嘛要做微信公眾號;三是內容維護往往沒有專門團隊。也許90%的說法有失偏頗,但也不妨引以為鑒。
  8月25日,10集紀錄片《互聯網時代》在央視首播,這是中國第一部、也是世界範圍內第一次全面深入解析互聯網的紀錄片。當全世界似乎跑步進入一個波瀾壯闊的互聯網時代時,片中也拍攝到了世界上最窮的國家之一——埃塞俄比亞,這片土地似乎被互聯網遺忘了。
  該片導演石強說:“不說國與國,就只在國內,我們也面臨數字鴻溝。我們此刻不時用微信和朋友們交流,而一個貴州大山深處的孩子,可能從沒聽說過微信是什麼。”互聯網喊你開會時,別忘了會場外的人。
  最後,說說2014年互聯網中的隆重謝幕:4月,微軟終止了對13歲“高齡”的Windows XP系統的技術支持,全球用戶與這款最經典的操作系統揮手作別;全球曾經最大的手機廠商諾基亞自從去年把手機業務部門出售給微軟後,今年11月宣佈,未來的重點將是網絡。
  互聯網時代的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如果不想死在沙灘上,還真是得好好上這一門信息課。
  朋友圈裡的江湖
  自從微信得勢,朋友圈這個社交平臺讓微博的光芒都黯淡了幾分。隨著各種功能的完善,朋友圈已經不僅僅是朋友之間的交際,還成了一個販賣各種需求的市場。
  在2014年夏天,最火辣的活動當屬“冰桶挑戰”。在這場為罕見病患者“漸凍人”募款的慈善活動中,被邀請者在被冰水澆頭之後,可點名接力的3名挑戰者。活動很快從美國蔓延到了全球,中國自然也不例外。只是漸漸地,活動有些跑偏。冰水原本比喻“漸凍人”,卻成了眾人欣賞名人“濕身”效果的噱頭;至於究竟有沒有真正為患者捐款,更是無人知曉。
  “冰桶挑戰”後,還有了“冰書挑戰”,要求被挑戰的人迅速列出影響自己最大的10本書,然後挑戰10個人。還有了“微笑挑戰”:左邊放上點你的人的照片,右邊放上自己的照片,點10個人繼續傳遞微笑。有“毒舌”評論“微笑挑戰”一針見血:“矯情半天意思就是‘都是你逼我自拍的’,而暗含的心理學解釋是‘我點你名是因為你不如我好看’。”
  其實,各種“挑戰”盛行的原因十分顯見。2014年,微信的用戶已超8億,且基本以80、90、00後為主,自我表達、獲取關註的需求十分強烈,這些病毒式複製的活動,挑動了一場人際關係的娛樂狂歡。
  朋友圈不僅是娛樂圈,還成了生意圈。有人說:“現在刷微信朋友圈有時候感覺像在逛淘寶。” 在中國青年報記者隨機做的50個人調查中,有42個人的朋友圈裡有人賣東西。有人覺得朋友賣東西更“靠譜”,也有人覺得好好的朋友圈怎麼就沾染了利益的糾葛。孰是孰非,都無法否認一種新的購物模式又開啟了。
  說到購物,不得不說今年“雙11”,阿裡巴巴全天交易額超過571億元,相當於每秒賣66萬元;其中移動客戶端交易額243億。曾幾何時,購物從靠腳走路變成靠手點鼠標;現在,又從電腦屏幕轉移到了手機屏幕。  (原標題:二〇一四年期末考(下))
創作者介紹

pr56prbfl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